夜的霓裳

问:人类的存在是什么

答:在悠久无垠的宇宙时光尽头,在生命最初诞生温暖的襁褓,虚无混沌的寂静逆旅,我们的存在,是这响彻天地间振聋发聩的呐喊,循着先辈满载沧桑的足迹,我们逆风执炬,延续着微弱的生命之光,书写人类历史过去与未来的灿烂和悲哀,我们的存在就是永无止境的开拓,是在荒芜而广袤的时间废墟之上重建文明。

问:信仰对于我们人生历程中意味着什么?

答:信仰是生生不息永恒不灭的渴望,我们渴望摆脱生活的奴役,渴望翻越世俗的藩篱,冲垮肉体的桎梏,那是一次真正意义上与遥不可及而近在咫尺的宇宙万物的对话,那凌越在人类想象力极限之上的辽阔,稀释我们的彷徨和迷惑,仿佛,那些我们人生虚掷的过往,都被庞大而丰腴的意义轻吻,心中的荒野被升腾的火种引爆,停滞的河床涌出清澈的泉,我们也找到称之为宿命的彼岸。

问:没有信仰人生就没有意义吗

答:不,人生的意义在于,当你来到人生最后的时辰,不惧死亡的阴翳遮蔽天穹,所有忏悔和徒然的虚妄都不值一提,当你心中空无一物,已然不受欲望驱使,不因前路漫漫而惶惑不安,内心虔诚而安宁之时,你能够回忆起的所有让你会心一笑的事物,无论片刻欢愉或黏湿的苦楚。那些我们孜孜不倦寻觅信仰,不过是那些保护我们心灵不与生活的棱角磕碰而鲜血淋漓的盔甲

问:那么什么是信仰

答:寻觅信仰的过程就是一种心灵的救赎,告诉我们生活中除了随处可见的磨难,还有纤尘不染的欢乐,人生除了远去,还有归途。

问:爱就是纯粹的幸福感吗?

        
        答:不是,爱也是四下无人的深夜里的哭泣

当羸弱身体被暴胀的孤独压倒

当你为过往经年的美好回忆不可追回而痛惜

我们以“爱”为悼词  用眼泪祭奠  追溯岁月颠簸的羁旅

以绵薄之力将破碎的往昔  变为完整

问:难道爱就是那绵延不绝的悔恨,那乏人问津的寂寞吗,那人迹罕至的心灵荒野吗,为什么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答:因为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片刻的欢愉抵不过似水流年,而孤独又是迷茫,如汹涌的潮水乐此不疲拍打满目疮痍的岁月滩涂,爱是一种崇高无尚的救赎,它让那些流离失所的情感安置,让每一个空虚的时刻填满,安抚那些卑微的仰望,体谅那些莽撞的热忱

问:所以爱是理解吗

                  答:不是,当你被人群簇拥时的喜悦那不是爱 ,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感化作的幻觉,声色的泡沫,唯有孤身一人,清澈的星空如镶漫珍珠的绸缎,万籁寂静,你翻出发黄的相册,是爱久违的温暖,潮湿的回忆,以及那泛滥成河的眼泪。

问那爱是痛苦的还是甜蜜的

       答:爱可以把你珍惜的东西变得深刻,那也许不单单是爱了,而是超脱,拥有如果没有失去也不会产生爱 ,爱是灵魂摩擦发出的灼热刺痛时意外的温暖

爱是一种迷失

白日的幻梦在深重的黑夜里破碎

永无休止的寂寥。 叩响长夜苍茫的无眠

澎湃的思绪。 渐渐缄默而沉寂

迷途的旅人。 席卷一片沙漠的孤独

那些斑驳失色的梦想。 和坍塌的流年。

在时间的废墟里。 轮回

迷惘

他独自,走进冗长而黯淡的黑夜里

悲怆,亦或是疲乏,

悲惨的哭声磨损着脆弱的耳膜

尖锐的痛苦,如涂满毒液的匕首,

径直插进喉咙,血液如像毒虫一般

在腐烂的肉体上大快朵颐,享受死亡的盛宴

蚀骨的寒风吹响,那些无人问津的哀伤

他蒙住双眼,用雄伟的火焰

将自己的身体焚毁,虔诚如殉道的,教徒

他将凌驾于那些肮脏的悲戚的灵魂之上,

以绝美而惊艳的死亡,步入永恒的门

任由黑色的海水淹没他迷狂的灵魂

让漆黑的伤口溃烂,让每一种呐喊和暴怒

从沉默而抑郁的舌头上,破壳而出





热爱

我想,我是愚不可及的傻瓜

我能觉察到你虚饰的

所有轻描淡写的悲伤

和始料未及的低头不语

我能一路拖着酩酊大醉的你

在深夜冷清的街道上

让你靠在我肩膀安然酣睡

我能记得

那些所有陪你失恋的夜晚

悲痛欲绝的你抱着我,不顾一切的哭喊着他的

名字

但是  无论如何  请你原谅

即使是如自毁灭亡

我爱你  那三个字

怎么样也无法对你说出口





















拥抱

满溢的渴望化为平静

极速蔓延的暧昧,如洪水

饥渴地吞咽着  

他们的单薄的,身体

两颗年轻而又柔软的心,紧紧依偎

像摇曳在狂风中,啜泣的羽毛

你发间的香味,

撩起淡淡的哀愁



他们迷失在着 温暖的哀伤中

如走入迷途的旅人

他们胆怯着,他们狂喜着

他们时而坚定,他们时而又茫然

他们怅然若失,他们

失而复得

靠近

思念,一头发狂的猛兽

是一种,无药可救的绝症

它是,从胸口流淌的血液

它是绝望而孤寂的流沙

让我

爱到自杀


相识

那一刹那   我相信
从你热望的眼中
似乎也能
看见我们同样坚信的未来

炙热的时光,迁徙的,回忆,凝望的目光,被放逐的梦想,皲裂的,灵魂,战栗的躯壳,和夭折的梦

浓烈而又灼热的色彩